赶尸匠的故事

时间:2020-01-06 05:43:09 | 栏目:故事

赶尸匠的故事 赶尸匠:离奇故事

  这赶尸一行,做的人也不少,看看林家赶尸,那多威风,湘西这一片地方。说白了,也就林家第一,其次就伦到沈家了。沈吉昌是家里的顶梁柱,时常替别人赶运尸体回乡,这还不是为了养家糊口么!膝下就一个独儿子,叫沈岩。

  沈岩打小就顽皮,还不爱听父亲的劝导。因为母亲死的早,沈吉昌不得不更爱孩子一些。这段时间又听小鬼子在南京搞了个大屠杀,听了谁都气,但是也无可奈何。

  沈吉昌坐在门口叫道:“岩儿啊,这段时间你也学赶尸差不多了,该是时候去走走道了。”说这又拿起那烟枪扒了几口。沈岩此时已经16岁满了,可畏英雄气概生少年,沈岩心里在打鼓,是否该去?自己就算会了赶尸,若遇上突然的麻烦如何是好?顿时拿不出注意。沈吉昌看出了儿子的想法。从包里拿出几十张写好了的符扔给沈岩。说道:“岩儿啊,把定尸符甩出去钉在树上,我看看你的道行。”

  这话也是明摆着的,想试试沈岩能不能出去,如果真的出去闯,倒还真有些舍不得。

  沈岩也知道父亲的意思,于是从符堆里找出定尸符,在小院里摆了一个双手交叉的手势,随后右手拿符对准院口那株大核桃书向前一指。这符似有神附体一般,“嗖”的一声飞了出去,正正的打在那核桃树一人高的位置上。

  沈吉昌点点头又道:“岩儿,去把祭祀符找出来点燃几张”。沈岩点点头,又从符堆里找出2张祭祀符分别拿在左右手,双手向前伸直,掌心像外,突然一转手心,“突”的一声,两张符同时燃烧了起来。

  沈岩看了看沈吉昌说道:“爹,说实话我还真想出去闯一闯,只怕自己的道行不够,所以有点拿不准注意呢”。

  沈吉昌把沈岩叫到自己身旁说道:“岩儿,你基本工夫已经学的差不多了。爹也害怕你出去遇到个什么事。但是总不能一直呆在家里吧。这些个好学的你会了,等天在黑一些,你随我去乱坟山,自己去真正的引一具僵尸出来,怎么样?不然爹真不放心你一个人去外边独闯”。

  其实沈吉昌也知道,光会这些根本不起什么作用,出去闯靠的不是这些,如果是为糊口的话,那还行,所以就让沈岩去练习实战经验,将来必定有用。

  沈岩点点头。

赶尸匠的故事

赶尸匠的故事 〖天涯聚焦〗湘西赶尸惊悚故事

  赶尸到底是起于何时,又缘于何故呢?为何唯独只有湘西苗族才赶尸呢?

  相传几千年前,苗族的部落首领蚩尤在黄河岸边与黄帝部落厮杀,直打到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要撤退时,蚩尤对身边的军师说:“我们不能丢下战死的弟兄不管,你用点法术,让这些弟兄魂归故乡。”军师在尸首中间默念咒语,祷告神灵。作法后,原本躺在地上的尸体都站了起来,跟在蚩尤高举的符节后面向南行走。追兵赶来,蚩尤和军师联合作法,引来五里大雾,将敌人困在大雾之中。

  传说,由于蚩尤的军师最后使用的是雾术,而“雾”笔划太多,于是后来写作巫术。“巫”字上面一横代表天,下面一横代表地,中间的一竖代表符节,两边的人,右边的代表蚩尤,左边的则代表军师。

  这个传说的真实性已不可考了,但是巫术在苗族地区盛行却是不容置疑的。研究表明,苗族是我国较早发明兵器、刑法和巫术的民族,在一些苗族聚居区,至今仍保留着浓厚的巫文化传统。赶尸,某种程度上正是湘西巫文化的体现。

  湘西地处湘鄂川黔交界的武陵山区,土地贫瘠,人们多赴川东或黔东一带以采药或狩猎为生。那些地方多崇山峻岭,山中瘴气很重,恶性疟疾流行,除了湘西苗人,没人愿去。人若死在那里,怎么办呢?

  在传统中,湘西人运尸归葬的观念很深,他们相信,如果客死异乡的游子不能回故土安葬,他的魂魄就会变成孤魂野鬼。但是,在上千里的崎岖山路上,即使有钱也很难用车辆或担架运输尸体。于是,在巫术盛行的湘西,由于有实在的需求,大概从明清起,赶尸出现了。赶尸的范围从湖南常德到靖州,西南可到云南、贵州边境,向西可到重庆涪陵。

  

  湘西赶尸现场真实照

赶尸匠的故事

故事:我是一名赶尸匠,师傅给我说,有一种尸体千万不要去招惹

现在我也算是一个正式出道的小小赶尸匠了,有了第一次的成功经验,这第二次出单就显得更有自信。

出发之前,我还专门从家里翻出一个老旧的绿色军用帆布包,像模像样的背上,里面装着一些赶尸匠必用的道具,诸如白蜡烛,黄纸之类的。然后还去村口理发店,剪了一个碎发。在那个年代,顶着一头碎发,还是算相当潮流的发型。

那时候都还没有碎发的剪子,是在梳子里安装的刀片,理发师傅抓扯着我的头发,就像刀削面一样,唰唰唰削下一大片,不过还是显得挺精神的,我很满意。

和磊子连夜赶回牛家村,进村的时候都已经过了午夜,磊子带着我径直去了童家。

童家是一幢砖墙结构的小楼房,二楼一底,下面是客厅厨房,上面是卧室,墙外还贴着瓷砖,算是村里比较上档次的院子。

童瞳的爸爸常年在沿海地区打工,挣的钱都寄回家里,眼看一家人的日子慢慢好起来,没想到却落得家毁人亡的悲惨结局,实在是令人唏嘘难过。

走进院子,整个童家显得格外冷清,没有亲朋好友,没有邻里街坊,童瞳的事情全村人都知道,谁也不愿意来童家触碰这个霉头,都躲得远远的,生怕跟童家沾上半点关系。再说了,现在的童家,是一座死了一家五口的凶宅,没有人愿意进来。

院子门口摆放的两个花圈,都是村委会送的,夜风吹得哗哗响,愈发显得凄凉悲怆。

院子里亮着灯,坐着几个抬棺匠,连同老黄在内,一共有七个人,他们在老黄的带领下,早早等候在这里。算上老黄,有三个是之前的熟面孔,还有四个都是生面孔,我不认识。

这七个抬棺匠都坐在院子里面,充当守灵人的角色,中间放着一个火盆,还不断地往里烧纸。

不远处放着一口大棺材,这口棺材比普通棺材大得多,也高得多,黑沉沉的,表面没有半点光泽。

我有些疑惑,问磊子,这次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加上磊子的话,一共是八个抬棺匠。

磊子指着那口棺材:“看见那口棺材了吗?”

“看见了,我正想问你呢,那口棺材怎么那么大?”我说。

磊子带着我走过去,推开棺盖:“因为这是一口双层棺椁!”

“双层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双层棺材,上面一层,下面一层,跟上下铺似的,做得很精巧,一次性可以装两具尸体。

磊子说,童瞳和他爸爸不是两具尸体吗,如果分开打两口棺材的话,造价有点贵,所以干脆合葬在一起。除开价钱不说,毕竟他们是两父子,还是希望他们到了阴间能在一起,所以这才托棺材铺做了这样一口双层棺椁。

“对了,这是棺椁,不是棺材!”磊子是个职业抬棺匠,对于棺材方面的学问,比我懂得多,也是他唯一能跟我炫耀的资本,他告诉我,这棺椁就是有套子的棺材,相当于外面是个大棺材,里面是个小棺材,外面那个大棺材就相当于套子,学名“棺椁”,这样的棺材在古代的一些富贵人家墓里很常见。

但这口棺椁并不是为了凸显童家是什么富贵人家,是因为童家父子横死,为了克制他们的怨气,特意打造这样一口棺椁,中间的缝隙里面注入铜汁,一是克煞辟邪,二是防止他们尸变爬出来。

这样一来,注入铜汁的棺材自然变得十分沉重,再加上这是双层棺椁,四个抬棺匠肯定是抬不动的,所以这次专门请来八个抬棺匠,一起来抬这双层棺椁。

“尸体呢?尸体在哪里?”我看着空荡荡的棺椁问。

磊子伸手指了指里屋,压低声音道:“尸体还留在现场呢,这父子俩死得这么恐怖,谁敢去碰他们的尸体?所以才需要你这样的职业赶尸人呗!”

我点点头,先走到老黄他们那边,跟几个抬棺匠问了声好,彼此介绍认识了一下。

其实大多数抬棺匠都家境贫寒,麻衣粗裤,破胶鞋,裤腿边还沾着黄泥,无一不显示生活的辛酸。有的人十指布满老茧,还有的人肩骨都变了形,看上去有一侧肩膀是倾斜的,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

“看过属相了吗?”我问老黄。

老黄说:“看过了,属虎和属龙的不能来,他们几个都是我挑选过的,你就放心吧!”

每次在抬棺之前,都要看一看抬棺匠的属相,这是规矩。因为从命理学来讲,有些属相是跟死者的生辰八字相克,这种情况就容易出现冲煞,可能会引发意外状况的发生,所以抬棺匠并不是每口棺材都能抬的。

老黄办事我还是放心的,我嗯了一声,让他们在门口等我,独自进屋去看死亡现场。

迈腿走进里屋,一股无形的阴气扑面而来,我微微打了个冷颤,好冷啊!

踏入死亡现场,我的心情多少还是有些紧张,额上都冒出了白毛汗。

我反复深呼吸三次,努力平息心中的恐惧。

屋子里一片死寂,阴气森森,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往里走了没几步,就是客厅大堂,童瞳他爸就是在客厅的横梁上悬吊自尽的。

一抬头就看见童爸的尸体,在那客厅中央挂着,一动也不动,尸体已经僵硬,脑袋套在一根白绫里面,脸色乌黑发紫,因为是吊死的,舌头和眼珠子都严重外凸,满脸尸斑,模样相当狰狞可怖。

这个男人很年轻,约莫只有三十出头,穿着一件血迹斑斑的白衬衣,那衣服完全变成了血衣,血迹也已经凝固,变成一大片一大片黑色的印迹。但这血迹并不是来自童爸,而是五岁大的童瞳,看见这件血衣,我简直不敢想象,童瞳死的究竟有多么凄惨。

我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眼前的景象让我感觉心里堵得难受。

其实真正置身在死亡现场的时候,心里反倒平静很多,并没有先前那样的恐惧感觉。

我问站在门口的老黄:“这人的生辰八字是多少?”

老黄跟我报了生辰八字,我掐指算了算,让老黄叫两个人进来,看看抬棺匠里面有没有属鸡的和属狗的人。

本文来自《点天灯》第21章,点击下方卡片,从第21章继续阅读

赶尸匠的故事

赶尸匠的故事相关推荐:

本文地址:赶尸匠的故事http://m.jnhxmy.com/gushi/65528.html
  • 上一页12下一页
  • 推荐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