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故事

时间:2020-01-06 05:47:51 | 栏目:故事

  新华社伦敦8月15日电 通讯:在艺术之都讲好中国故事

  新华社记者 张代蕾

  3个星期,3000多台演出,来自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5万多名演出者,数百万观众,这是今年8月英国爱丁堡艺术节的演出数据。在如此纷繁的演出节目名单中,中国艺术团体带来的20多台演出如何夺人耳目,如何吸引观众走进剧院静心倾听“中国故事”?

  在爱丁堡街头,中国原创多媒体舞台剧《因为爱》的海报随处可见,非常显眼。成功利用爱丁堡本土公关公司在艺术节上造势,从本月5日首演至今,这部由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推出的舞台剧场场爆满,已接受英国多家媒体专访。

  善于推广宣传还远远不够,节目好看才是硬道理。该剧以山东杂技团演员为班底,聘请美国制作团队,用西方流行乐和百老汇音乐剧独特的舞蹈语汇,重新打造中国杂技艺术。高超的杂技技巧和趣味十足的演绎方式,吸引不少观众带着老人和孩子一起观看。一小时的节目能赢得现场600余观众上百次掌声。一些观众在演出结束后特意留下来,向演员单独表达赞美和谢意。

  当地杂志The List用两个整版的篇幅专题介绍《因为爱》,把它评为爱丁堡边缘艺术节最值得期待的马戏杂技类演出,称赞“演员们的表现可圈可点,他们把超人般的翻腾跳跃技巧融入到甜蜜、温馨又不失幽默的表演中”。

  如果说杂技演出获得西方观众喜爱是胜在没有语言障碍,那以汉语演出的现代话剧的成功,则更能体现东西文化碰撞与交流的优势。

  14日下午,爱丁堡艺术节元老级剧院普莱曾丝剧院内,500多名观众以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向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话剧《惊梦》在这家剧院两周驻演的最后一场演出表达祝贺。70年前,与官方国际艺术节分庭抗礼的8个艺术团体之一正是在这里举办演出,开创了爱丁堡边缘艺术节。这个剧场由此成为每年边缘艺术节最核心的剧场之一,也被视为演出品质和观众数量的保障。今年,这家剧院主动向中英合作话剧《惊梦》发出邀请。

  《惊梦》讲述女主角因爱情坠入离奇梦境的故事,由上话和英国壁虎剧团联手创作,中方出演员,英方出技术。执行制作人唐诗告诉记者,该剧的筹备缘于两年前,“我们几年前在爱丁堡边缘艺术节上看到壁虎剧团的演出,认识了这个年轻有拼劲的团体。去年,我们把他们请到上海开始合作”。

  去年恰逢莎士比亚和汤显祖逝世四百周年,《惊梦》巧妙融合了这两位伟大剧作家的作品元素,比如,让《仲夏夜之梦》中的角色出现在女主角梦境中,用皮影戏的方式演绎《牡丹亭》的故事等。

  尽管演员用中文演出,但充分的肢体表演让这部剧易于为异国观众所理解。“我能看懂这个来自中国的故事,”来自希腊的观众阿马莉娅·贝内特说,“我听不懂中文,但我完全明白剧中人的表情、动作和情感。语言不是障碍。这部话剧用西方人熟悉的叙事方式,讲述了一个关于爱情、嫉妒和解脱的故事。”

  中国故事、国际表达,这使得该剧在爱丁堡演出期间观众如潮、好评无数。《英国剧院指南》《百老汇之宝》等专业剧评媒体纷纷打了满分5星,连挑剔的《泰晤士报》也给予4星好评。

  《因为爱》《惊梦》连同《罗刹国》《蠢货》《中国新城深圳新声》《夫人计》《影人》,是由中国文化部主推、在今年爱丁堡艺术节上“聚焦中国”板块集中展示的7部优秀剧目。这是中国首次尝试以整体运作、统合资源的形式在爱丁堡艺术节上推广中国文化。

  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公使衔文化参赞项晓炜说,节目挑选基于民间艺术机构的意愿,目的是在国际知名艺术节上集中展演一批高水平的艺术项目,充分体现中国戏剧舞台艺术的整体实力。

  在万花丛中,如何突出亮点?项晓炜认为,推动中华文化艺术“走出去”应该着眼三个亮点:国内受关注的传统艺术、当代创新艺术,以及新人新作。而“聚焦中国”板块有助于“重点表达,集中力量办大事”,把这些文化艺术亮点带到国际舞台上,实现从重数量到重质量的突破。

  从今年起,“聚焦中国”活动将每年在爱丁堡艺术节期间推出,征集、遴选高水平的节目参加,提升中国节目在艺术节上的影响力和关注度,逐步在这一国际舞台上打造中国文化新名片。

  艺术团体的实力演绎,加上政府支持的推广平台,期待“中国故事”在爱丁堡这个英国艺术之都更受欢迎。

责任编辑: 常宁

中国艺术故事

  长期以来,许多观众面对实验艺术作品,常常会发出“看不懂”的疑问,以至于实验艺术乃至当代艺术长期面临“脱离群众”的诘难。的确,20世纪80年代实验艺术在国内起步时,许多作品往往是西方艺术观念、技法、语言的简单挪用,缺乏对本土传统和经验的深入发掘与探索。8月17日,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实验艺术展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开幕,展出国内近年来具有代表性的52件实验艺术作品,揭示出实验艺术思考中国问题、讲述中国故事的可能路径。

  此次参展作品均由2011年成立的中国美协实验艺委会委员提名、评选,涵盖装置、摄影、录像、行为等类型。对于材料、条件及状况不适宜展出的作品,则辅以文献展的方式呈现。尹秀珍、徐冰、宋冬、邱志杰等当代艺术家的跨媒介实验力作,首次通过全国美展平台与公众见面。

  中国当下的艺术生态呈现出“三足鼎立”格局:以国画为代表的中国传统艺术;以油画、雕塑、版画等为代表的西方传统艺术;强调媒材、观念、技法创新的当代艺术。过去,官方美术机构主办的展览,大都由前两者一统天下。此次实验艺术进入全国美展,能够为“国油版雕”等传统艺术从业者提供多元化的参考。对普通观众来说,这也是近距离了解实验艺术的机会,让大家知道艺术表达丰富的形式。因此,对于全国美展实验艺术展区的设立,舆论大都持肯定态度。

  不过,讲述中国故事和中国经验,并不意味着实验艺术变得“好懂”了、“贴近群众”了。此次全国美展实验艺术展区,就针对每件作品设置了标签及文字解读,向更多普通观众普及实验艺术的意义,也显示出观众接受实验艺术的难度。那么,实验艺术为什么不好懂?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笔者认为,很可能是传统艺术的欣赏方式,并不足以应付实验艺术的解读需求。观众在面对后者时,对两类历史知识的敏感、熟悉和调动,往往不可或缺。

  首先是艺术史。前不久,在一场名为“我们为什么看不懂当代艺术”的讨论中,批评家吕澎将核心问题归结于缺乏“对涉及艺术过去知识和综合知识的了解”。我们面对的作品,必然跟艺术史上的某些现象、风格、问题、人物、作品等发生联系,如果缺乏相关知识背景,便难以完全“看懂”眼前的作品。

  我们不妨以此次实验艺术展区展品、中央美院副院长徐冰的《芥子园山水卷》为例。清代编绘的中国山水画技法的传统教科书《芥子园画传》,集中了明清绘画大家的典型画法,是中国绘画的精华与浓缩,也是被量化的、可操作的、可临摹的、有规律可循的。例如针对画中的人物,就总结出“独坐看花式”、“两人看云式”、“三人对立式”等固定范式—一个人是什么姿势,两个人是什么姿势,小孩问路是什么姿势,都是规定好的。

  徐冰认为,《芥子园画传》集中了描绘世界万物的“偏旁部首”,体现出中国绘画最核心的 “符号性”特征。他将其中典型的岩石、树木、流水等元素以及对应的指导性文字加以切割,重组成一幅长5.34米、宽0.34米的复杂山水画卷。新景山水被制成雕版,然后用传统鋀版套印的技法印刷成《芥子园山水卷》。作品的跋文,则由中央美院教授邱振中从 《诗经》《老子》《庄子》等古代文献中摘录、拼凑而成,既寓意中国诗词讲究用典的特征,又与《芥子园山水卷》的用意相合。

  有批评家指出,徐冰温文尔雅但颇具颠覆性的创作,启发了我们对“笔墨”、“临摹”、“书画同源”等中国水墨核心概念的深刻思考。我们从上述背景也可以看到,《芥子园山水卷》的创作初衷便是回应某些艺术史问题。如果将“脱离群众”看成中性词,《芥子园山水卷》自然是脱离群众的,因为其目的并非独抒性灵、让观众得到美的享受,而是体现艺术家对艺术创作本质严肃的学术思考。深入理解这样的作品,观众对中国艺术史的把握是必需的。

  第二类“历史知识”,则是艺术家的个人生活史,以及作品依托的社会文化史。

  观众可能会发现,在实验艺术中,许多貌似“垃圾”的废旧物品,常常可以成为作品的素材,宋冬的《物尽其用》堪为典型。《物尽其用》是一个超大型装置作品,由一万余件破旧、残缺,甚至从未使用过的物品组成,包括各种布料、衣物、水瓶、肥皂、药品、书籍等等。它们的主人是2009年去世的宋冬母亲、《物尽其用》的真正主创赵湘源。

  在物质匮乏的年月中,赵湘源和许多中国妇女一样,养成了收集、保存旧物的习惯,也因此经常与观念不合的子女发生冲突。2002年,宋冬的父亲突发心肌梗塞去世,赵湘源沉浸在悲痛中难以自拔。为了帮助母亲走出悲伤,宋冬利用她的“收藏”,花费3年时间策划《物尽其用》,并于2005年在北京798艺术区首次展出。展览的特殊性在于,赵湘源亲自布展并向公众开放,观众可以自由地与之交谈,打听每件物品背后的故事。《物尽其用》先后亮相韩国、德国、英国等地,在反复的交流过程中,赵湘源逐渐摆脱了丧夫之痛,与子女的关系也日益融洽。

  因此,《物尽其用》又是互动式行为艺术,但其意义并不仅仅局限于宋冬的家庭。我们可以从中深入思考的问题有很多,比如节俭与消费的意义,比如中国的家庭伦理,比如历史记忆对个体行为的塑造,比如艺术的功能。而这样的思考,必须建立在对艺术家个人生命史、对中国当代社会进程的充分了解之上。

  无需举出更多的例子。《芥子园山水卷》和《物尽其用》,分别代表了实验艺术讲述中国故事的两种方式:或者回应中国的艺术问题,或者回应中国的社会文化问题—然而都不是通过传统的“审美”方式。诚如中央美院实验艺术系主任吕胜中所言,实验艺术很重要的理念是从社会学切入艺术,即强调社会考察,站在更广大的视角里看艺术。其跨媒介、跨学科特性,为普通观众接受实验艺术带来巨大挑战。不过,随着公共艺术教育的普及和公众艺术鉴赏能力的提升,相信这些讲述中国故事的实验艺术作品,最终也能像20世纪80年代的先锋文学那样,在艺术史上、在公众的艺术记忆中留下应有的地位。

中国艺术故事

  (首届进博会)中国艺术家进博会上用艺术讲述中华故事

  中新社上海11月10日电 题:中国艺术家进博会上用艺术讲述中华故事

  中新社记者 陈静

  正在举行的首届进博会吸引全球关注,成为观看世界的“万花筒”。中国优秀的艺术家们也以汇聚了其造诣、智慧、创意和匠心的杰作,在进博会主会场,用艺术语言伴随四方政要和友人,为他们讲述中华故事,传递古今大道和当代意象。

  在进博会主会场艺术总监和多位艺术家们的引导下,记者走进中国国家领导人与外国政要交流对话的西厅(进博会主会场),亲身领略其中源远流长的艺术文脉、祥和而锐意的文化气息,感受着“主动开放”的当代艺术展陈。

气势磅礴、精美绝伦的大幅东阳木雕屏风《锦绣中华》。陈静 摄

  步入西厅,迎面便是大幅东阳木雕屏风《锦绣中华》,中华大地巍巍崇山、逶迤延绵的长城苍茫雄浑,近处苍松、映山红、梅花等秀木繁花与之相映。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木雕博物馆馆长陆光正告诉中新社记者,他带领百人技师团队,耗时三个月完成了这幅长1.3米,宽0.47米的木雕屏风。这座巨大的单幅木雕屏风以淡雅的椴木为背景,古朴的柚木是主体,金丝柚木穿插装饰,多种雕刻技法和拼装工艺科学并用。陆光正说,这座屏风不会因温度和湿度变化而开裂变形,可以长久保存。

  《锦绣中华》背后,是巨幅苏绣《玉兰飘香》。湛蓝的背景上,一朵朵纯洁的玉兰逼真独特,姿态娇美。这幅苏绣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遗项目(苏绣)代表传承人姚建萍带领200余人的团队,100天内抢制完成。作品累计绣制约35.6万工时,总共1.2亿针。姚建萍对记者说,500朵玉兰花,每一朵都用了白、黄、绿、红四套色系;每一朵花都用了72种色彩的丝线。

  据主会场艺术总监童雁汝南介绍,以苏绣之柔美,映衬长城木雕之雄浑,江南文化、中国传统精神中刚柔并济、和谐统一的风采展露无遗。

饱含江南文化底蕴的中国画《春风又绿江南岸》。陈静 摄

  迎客大厅里,饱含江南文化底蕴的中国画《春风又绿江南岸》映入眼帘。在这幅由上海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陈琪主创、艺术家车鹏飞、江宏、汪家芳参与绘制的国画前,人们仿佛从高处俯瞰,至诚至美的东方情调,温润隽永。

  主会场中方领导人动线上,吴为山的雕塑《孔子问道》、肖谷的油画《青山瑞华》、杨冬百的琉璃《山中人》、周榕清的漆画《春和景明》以及景泰蓝壁画《三山五园》等作品中,艺术家们各自对传统思想文化进行了独具匠心的现代解读和国际化表达。从传统到创新,从抽象到具象,从天地到国家,融会贯通,照应当代。童雁汝南说,这条动线生动呈现了中国视野与格局。

  “进口”为主题的进博会折射出中国智慧。

当代艺术——纸雕《太湖石》拉开可达十多米。陈静 摄

  外方领导人动线中,艺术语言更加国际化,作品创作手法注重当代化。海内外华人艺术家创作的百余件艺术品在主会场陈列。纸雕《太湖石》拉开可达十多米;由木和不锈钢螺丝制成的雕塑《松》遒劲骨干;水墨意象的上海城市风景作品《黄浦江畔》《百年上海》等以传统绘画材料与世界交融……童雁汝南表示,中华文化博大深邃,而艺术无国界,用当代艺术方式诠释中国文化,更易与外国友人碰撞共鸣。

  在艺术设计中,童雁汝南还大胆让中西文化同场“竞艳”。中外共享区域等是中外贵宾双方交流对话之所。代表中国传统、凸显东方文化的巨幅工笔画《锦绣春光》与7幅当代性和西方特色浓郁的抽象画作同现。

  童雁汝南说,不同文化之间对话可以交流相通,不同国家的价值观能够共存,这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精神支撑。(完)

【责任编辑:陆春艳】

分享

中国艺术故事

中国艺术故事相关推荐:

本文地址:中国艺术故事http://m.jnhxmy.com/gushi/65549.html
  • 上一页12下一页
  • 推荐阅读:

    精彩图文: